孩子打架或恶作剧如何定性引发争议

2016-12-16 9:43:03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王蔚    选稿:屠佳时

  “校园欺凌,究竟该由谁来界定?”这个问题源于北京中关村二小就家长写网帖事件给出的最新结论:“偶发事件尚不足以认定构成欺凌或暴力。”一个普通的孩童间打架或恶作剧,缘何持续引发一波又一波的舆论围观?其中,对事件的“定性”是争议的焦点。

  上海市教委青少年保护工作处原处长杨永明说,照理说,小孩子打架的事,古今中外皆有,但在网络时代,这样的事很可能被无限放大,问题是社会用什么样的思路去看待。这里首先要厘清的两个问题,就是一旦遇到打架斗殴,是不是都要冠以“校园欺凌”,还要不要分清是校内还是校外?是不是学生打架就是“教育之过”?综观近年来各地多起出名的青少年欺凌事件,几乎都可以找到这些孩子所在家庭的原因,以及他们浸染的不良社交圈。有的孩子从小就受惯了父母的体罚,久而久之也养成了“以武力解决问题”的习惯。说白了,家庭教育的失当,要学校教育来弥补,会更困难。

  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会长姚建龙说,单从中关村二小目前披露的事件情节来看,他们所给出的“不构成欺凌或暴力”的判断,也并不为过。目前大家争议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由学校来“判断”是否有足够的信服力。“一般来说,从欺凌的后果来看,其性质基本上可以分为违纪、违法、刑事犯罪三类。而不同的性质就需要由不同的主体做出判断。换句话说,学校只能对违纪行为做出界定并给予相应处分,而一旦上升为违反治安管理法或触犯刑法,那就必须由司法机关来对这些欺凌行为做法律判断了。”姚建龙说,即便像中关村二小那样对发生的问题做了调查并给出了结论,当事家长如果不接受,还可以要求学校的上级主管机关做出裁决,即走行政复议程序。

  据记者观察,此次中关村二小事件在教育界和坊间引发的反响是有很大反差的。社会舆论特别是网民,更多的是站到了孩子被“欺凌”的一方,而教育界则比较多的是替学校“辩护”。联想到近年来一旦发生暴力行为、伤害事故等,学校往往就处于舆论漩涡的中心这个事实,那么,可否借鉴现在已经相对成熟的处理学生伤害事故的办法,即引入第三方权威机构来给所谓的“校园欺凌”做界定呢?杨永明说,现在学校的伤害事故处理,遵循的是“及时抢救—出具医学证明—司法鉴定”的程序,这个思路不妨也可以借鉴过来,成为校园欺凌的界定与处理的参照程序。也就是说,应该在学生、学校之外有一个无相关利益的第三方来对校园欺凌做出权威界定,在做出结论后,再按性质的不同给予不同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