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音乐之花绽放闵行 艺术教育传承芬芳绵长

2017-1-19 10:48:47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袁征    

  《战马奔腾》气势磅礴、排山倒海;《丝绸之路》美感多元、恢弘大气;《诗语江南》如诗如画、醉入心脾;《百鸟朝凤》热闹欢腾、情趣盎然……1月15日晚,上海市闵行区青少年活动中心学生民族乐团在上海交响乐团大厅内,举办了一场名为“春申华韵,国乐少年”的新年民族音乐会,作为上海市学生民乐联盟系列音乐会,为现场的普通乐迷和专业观众献上了一台“专业大作”,这场音乐会同样也是闵行区教育局“以美育人”3+1系列活动的压轴,展示了闵行区民乐艺术教育的丰硕成果。

  高难度演出

  展现专业水准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此次演出除了上海市、闵行区相关领导之外还吸引了上海民族乐团团长罗小慈、艺术总监王甫建,以及段皑皑、孙文妍、朱晓谷、曹建辉、姚申申等民族乐界名家到场欣赏。他们的亲临除了给孩子们鼓励支持之外,更被一份“沉甸甸”的节目单吸引——乐曲清一色的是上海民族乐团的保留节目,敢挑战这些高难度曲目,这些孩子的演出水准一定不容小觑。

  据介绍,乐团早就定下打破“业余团队”的模式,向专业化发展进军的目标。乐团有一系列科学的管理制度,如日常排练制度团员录用制度、团员考评制度、乐团教师考评制度、档案管理制度等。近年来,乐团又加强了与上海民族乐团的深度合作,形成了一支优秀的专业指导团队,乐团的声部编制逐步齐整,孩子们的专业技能也得到不断提升,已经具备了演奏大型民族音乐作品的能力。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乐团在各级各类的比赛和展演中不断取得好成绩。2015年,乐团通过市教委考核,成为了闵行区首支上海市级学生艺术团。

  在成功晋级为上海市级学生艺术团后,团队提出了变革的大胆想法:要向专业民族乐团学习,向一台正规音乐会挑战,让孩子们拥有更强的实际演奏能力。乐团拿出了一整套教学、排练方案,系统地展开全年的专业推进计划。一首首学,一段段练,在老师们的悉心指导下,孩子们面对着演奏难度高、演奏曲风多的挑战,不断提升演奏水平,越练越有自信,终于完成了整台音乐会的排练任务。

  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教授、上海民族乐团艺术总监王甫建先生对闵行区青少年活动中心能够举办这样一台专场音乐会表示祝贺,同时也为看到了民族音乐未来发展的希望而欣慰。他表示,此次孩子们演奏的曲目都是专业院团演奏的曲目,具有很大的挑战性,但也正是在这样的高标准之下,乐团才会有长足的进步。王教授认为,青少年艺术团队虽不是专业团队,但今后要向更高水平迈进,就是要坚持标准化和规范化,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学生才能真正体验、感受音乐的魅力以及学习音乐的乐趣。

  区校协同

  夯实人才梯队基础

  到底是什么方法能令这样一个学生民族乐团得到如此的迅速提升壮大?这是基于比较完善的民乐团区校两级后备人才梯队的建设,以及形成了以区级艺术团、区艺术特色学校、区各中小学校三级后备人才基地的格局。

  以颛桥小学为例,从参差不齐的个别专业的兴趣课程开始,慢慢推进发展壮大各个声部专业,先后共有175名学生组成了骨干梯队与骨干后备梯队两支队伍,并且根据学生的不同阶段演奏水平,编排了多首不同民族特色和地域风格的器乐作品,最终形成了一支完整的学生民族乐团架构。

  康城学校一方面从单一的古筝专业学习入手,由点带面,逐步发展所有乐团应有的乐器编制;另一方面则在作品上动足了脑筋,开始大胆尝试“原创”之路。他们以原有古筝特色的特有大乐队编制,委约越南音乐家童光荣,创作了《边寨印象》,一经上演就“技惊四座”,受到了所有专业评委的肯定。

  “大闵行”学校众多,中小学、幼儿园加起来有300多所,原来实现民族音乐教育良性发展、区域整体联动发展有一定局限性。但与此同时,闵行的学生民乐教育却有着悠久的历史。因此,闵行区青少年活动中心于2009年将民乐作为中心特色发展项目,全面推进闵行学生民乐教育。如今,通过设点布局、分层推进、示范引领,能有效地打破这种局面。大区域推进,让闵行区民乐教育“遍地花开”更显“七彩纷呈,百花齐放”之态。由此,民乐基层点计划开始实施,通过区学生民乐团对区内民乐特色学校的扶植,涌现了越来越多的民族音乐教育基层点。

  在帮助区域团队取得好成绩的同时,学校也在不断输送优秀的“生力军”加入,壮大乐团实力。与此同时,也引起了其他学校对民乐教育的热衷,尤其是国家近几年来越来越重视对于民族文化的传承,大家纷纷加入了发展民族音乐的大阵营之中。

  梯队发展的实践证明,闵行区青少年活动中心学生民族乐团真正起到了区域专业辐射,引领基层学校共同发展进步的作用。此次“春申华韵,国乐少年”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隆重上演,正是这么多年来区校协同、合力并行的最佳成果,是闵行区学生民族音乐团队交出的最美答卷。

  师道传承

  演绎教育绵长情怀

  在此次音乐会上,闵行区青少年活动中心的二胡教师卢国庆和陆培坚,带领昔日的学生、上海民族乐团的二胡演奏家朱燕芸,献上了一曲二胡名作《战马奔腾》。而卢国庆老师的另一位弟子、上海民族乐团的唢呐演奏家胡晨韵,也在音乐会上献上了唢呐名曲《百鸟朝凤》。三十年的师承,在此时此刻,伴随着回转流长的乐曲,迸发出了别样的教育情怀。

  胡晨韵至今保留着近三十年前的一张合影——还是小学生的他,手捧奖杯面露得意,而身边两位意气风发的教师,正是年轻时的卢国庆和陆培坚。卢国庆老师说,学生民族乐团的发展,是“自己正赶上了好时候”,这个“好时候”,就是闵行区青少年活动中心对民乐教育的鼎力支持。如今,无论是从国家还是上海市、闵行区的各级政府都对民族文化的教育传承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上海市教委、闵行区教育局在软硬件上都对学生民乐团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同时,得到了如上海民族乐团等社会优质资源的支持和专业支撑,让一线民乐教育工作者有了施展的空间。作为一个负责、实施学生民乐团具体工作的教育工作者,团长卢国庆老师内心深受鼓舞。

  从教三十余年来,卢国庆老师最担心的就是人才断档。民族乐器种类极多,吹奏、弹拨、敲击,每一个大类又都包含十几个小项,往往缺了一个,乐团声部就凑不完整。闵行区青少年活动中心将民乐作为特色发展项目后,卢老师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跑学校和校长谈民乐基层学校的建设,有时还会带上乐器和演奏团队到学校开家长会,用演奏出的美妙乐音吸引学生参与。多年来,一个个乐器演奏团队在学校建立起来,乐团需要的声部人才渐渐丰满,卢国庆再也不用担心学生毕业之后,其担任的声部角色无人顶替。同时,随着名声越来越响,还不断有外区的学生希望参加闵行区学生民乐团,以期提高自身艺术水准。

  更令人感慨的是,民乐团还积极地关注孩子的个人成长。乐团唢呐首席朱可欣是一名外来务工家庭孩子,家庭贫困,父母文化程度很低。当青少年活动中心在交大附小开设民乐基层点时,朱可欣立即喜欢上了唢呐,并展现出了一定的天赋。卢国庆一边把朱可欣招入乐团悉心培养,一边主动关心她的生活、学习、升学方面的困难。正是在活动中心的关心下,在卢老师的帮助下,朱可欣现在已经考入上海戏剧学院附属戏曲学校就读,她的艺术之路能在上海继续走下去。

  学生梯队稳固了,教师团队同样需要人才不断加入。朱燕芸、胡晨韵等昔日弟子,都在卢国庆的征召下来乐团担任专家指导,还时常到学校去上民乐课。同时,随着民乐团的发展,闵行区青少年中心也为青年教师的专业成长搭建了平台,青年教师在岗位上成才的比比皆是。例如在执教竹笛声部的教师周晴,就在最新的2016市级校外艺术教师业务展示评比中荣获一等奖,还在2016长三角地区校外教育教师基本功大赛中荣获二等奖。

  “只有真心喜欢民乐教育,才能将乐团越带越好。”卢国庆的话,代表着闵行区艺术教师们的共同心声。而正是一代代教育人的前赴后继,闵行的艺术教育才愈发芬芳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