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利民谈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

2017/4/6 13:16:58    来源:东方网       选稿:梅雅莉

  【主持人的话】
  为进一步增进广大人民群众对检察工作的了解,加强检察机关与广大人民群众的联系,展示上海检察机关按照中央、市委和高检院的要求,坚持“强化法律监督,维护公平正义”的检察工作主题,立足检察职能,运用打击、预防、监督、教育、保护等手段,参与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举措和成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和东方网联合举办“上海检察机关参与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系列访谈”节目,邀请本市各级检察机关相关领导同志,介绍上海检察机关参与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情况,听取意见和建议。
  2012年9月25日(周二)15:00-16:00,东方网邀请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利民做客东方网嘉宾聊天室,围绕“构建中职校犯罪预控体系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话题,介绍该院在开展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检察工作中,结合本区中职校多、在校生多的实际,协调各方、积极探索,努力构建中职校犯罪预防和控制体系,帮助未成年人远离犯罪,健康成长的创新举措,并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

     视频回放

    【嘉宾介绍】

                  

image

  王利民,男,大学本科学历,三级高级检察官。历任徐汇区司法局副局长,龙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现任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

   【聊天实录】

  主持人:非常感谢各位网友再次收看由东方网为您带来的在线视频节目,我们为您邀请到了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利民同志做客我们的演播室,欢迎您的到来。王检,是不是和我们东方网的网友打一声招呼?

  王利民: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好,很高兴和大家交流检察工作。

  主持人:今天的话题是预防未成年人人犯罪的话题,如果您有任何的疑问可以参与到我们的讨论当中来,我们会把您的话题提交给王检。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说到一个话题,我们知道徐汇区检察院在近两年开展了一个中职校预防犯罪的工作,为什么开展这项工作?

  王利民:徐汇区中职技校有14家,我们有这样的责任把这批孩子教育好、管理好;同时我们检察官有这样的责任把这批孩子通过有效的教育、有效的预防措施,使他们走上一个健康成长的轨道。


    主持人:现在在上海各区县都有一个未检科,很多的中职技校的学生听到这个部门的时候多少有一些压力,成绩并不理想,进入了中职技校,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们本身承受了一定的压力,再提出这样的概念,相对来说文化科成绩没有那么优秀,在其他的方面优秀的中职技校的学生带来一些过大的压力,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王利民:我是从这个方面看待这个问题的,徐汇区的中职技校的犯罪率在全区未成年人犯罪当中占了绝对的比例,我是指在校学生当中的犯罪占了非常高的比例。

  主持人:能不能给我们大致的介绍一下数据?

  王利民:2007年22人,08、09年连续上升,2011年仍有26人,中职技校生犯罪占同年未检部门受案人数比由2007年的8.1%上升至2011年的14.9%,上升了6.8个百分点,我们觉得非常令人揪心的。

  主持人:所以说,全市检察机关都设了未检这个部门,中职技校学生应该怎么定位自己呢?

  王利民:我认为将来中职技校生的出路很多,因为我们国家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需要造就一大批懂技术,有文化的职业技术工人,如果“蓝领”跟不上职业技术的发展,国家的相关产业建设会受影响。我们中职技校生接受教育的年龄大,能够很好的接受知识,对我们国家的整个制造业的发展,现代服务业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重要。因为我们现在跟发达的国家相比,制造业还是比较落后,现代服务业也是刚刚起步。我个人觉得中职技校生这样的群体,将来的发展对于四个现代化的建设,其作用并不亚于大学生,所以我们不能歧视他们。

  主持人:您刚才跟我们介绍了一下徐汇区开展中职技校的犯罪预防工作,徐汇区聚集了很多的中职技校,这是开展工作的一个特点。今后上海市这个工作也会继续铺开,您认为徐汇区做这项工作的优势在什么地方?

  王利民:我觉得有以下几点,第一就是刚才说的,我们中职技校的学校数量和在校学生总数相对于其他区县比较多,我们总共有中专、技校14家,在校学生2万多,它居全市之首。二是隶属关系复杂。其中隶属区教育局管理的2所,隶属市教委等直属单位管理的7所,企业办学4所,民办1所。第三个生源也是多样化的,国家对于外来人员子女采取一系列的教育方面的措施,包括有相当多的一批长三角的孩子,他们也在中职技校就读、就学。因家庭教育缺位等原因,外来学生犯罪占中职技校生犯罪比例也呈跳跃上升之势,已由2007年的9.1%跃升到2011年的40%。这些特点给徐汇区的中职技校生犯罪预防带来了新的挑战,同时也考验着我们检察机关的智慧和能力。

  主持人:就您刚才说的数据来说,开展这样的工作是迫于眉睫的。我们看一下网友提问,有一位网友说“从您接触的案例来看,未成年人犯罪有什么样的特点?”

  王利民:是的,一是年龄构成上,16-18岁案件高发年龄。二是男性占绝对比例。男性占92.6%,女性仅占7.4%。三是上海本地孩子是中职技校犯罪学生的主力,但外来人员比例逐步攀升。以2007-2011年我院审查起诉的121名中职技校学生中,上海本地学生104人,占86%。但随着合作办学、以及招生政策的放开,外地来沪的中职技校学生比例呈跳跃式上升之势,所占比由2007年的14%跃升到2011年的40%。四是共同犯罪比例畸高。

  主持人:什么叫共同犯罪?

  王利民:通俗讲,几个孩子结伙做,属于冲动型的犯罪,共同犯罪的比例非常高,达到了90%以上。第五个是犯罪类型方面,主要是侵财类、扰乱公共秩序类案件。其中侵财类案件(抢劫、盗窃、抢夺)占绝对比例,达63.7%。扰乱公共秩序指的是寻衅滋事和聚众斗殴。

  主持人:我们先总结一下王检的话,未成年人犯罪有什么特点?16到18岁是高发期,男性居多。还有一位网友提到说未成年人犯罪和成年人犯罪的性质和特点应该是有所不同的,想问问王检您认为他们犯罪的根源是什么?为什么在花季、雨季的时候容易滋生犯罪行为?

  王利民:通过这些年来从事未成年人犯罪检察工作,经过调查研究以后发现,这些中职技校生犯罪都是有根源的。一个是客观方面,一个是主观方面。主观方面是中职技校生普遍认为低于高中,我指的是这些孩子的心态,包括社会上不正确的看法,造成这些学生的心理压力比较多,感觉低人一等,有一种得过且过的心态。这个跟整个社会大环境也有一定的关系,另外一方面我个人认为家庭管理的缺失和一些孩子的交友不慎,以及一些主管部门的管理不当。家庭缺失来讲,中职技校生当中的残缺家庭的比例相对高于普通高中。


    主持人:对于这些未成年人的犯罪人员当中,他们比起正常的孩子来说他们的家庭不是那么健全的可能性比较大?

  王利民:也不是绝对的,相对来讲比例高于普通高中,往往由于单亲家庭,父亲或者母亲照顾不过来,所以压力相对比较大,孩子容易走上歧途。第二个我刚才讲的交友不慎,大家一听就能理解。

  主持人:交友不慎?!前段时间大概有12个孩子犯了一起聚众斗殴的案件也是蛮有名的,好象当时发生了一些情感的纠纷,王检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

  王利民:2010年底,我们检察院办理了一起12名犯罪嫌疑人聚众斗殴的案件。案情是这样的:一个17岁的小姑娘小莉在学校的时候,一个男同学李某过来跟他表白说:“我很喜欢你”。这个小姑娘事后就将这个情况告诉了自己同样只有17岁的男朋友杨某,杨某听了之后呢,感觉好像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随即就找到李某说:你明知道小莉是我的女朋友,还跟她说那样的话,是不是找打?李某:打就打!于是两人就约好当天晚上在校外不远处的一个小路上见面交手,比一比。两个人为了不吃亏,分别叫了自己的老乡、朋友,带了刀具、木棍一起赴会,于是在晚上9点多,在学校不远处就发生一起恶性聚众斗殴案件,造成2人重伤,3人轻伤这样的一个结果。

  主持人:其实都算不上纠纷的这样一件事情,就引发了两人重伤,其实我们想想年轻人看上去挺成熟,很多想法跟大人很接近了,某种程度上他们看似成熟,但事实上还是有小孩子的脾气,像您刚刚说的案例就是简单的小问题,非要用这样的方式去解决。王检您认为就这个案件来看,他们身上的主观因素是怎么体现的?

  王利民:我们认为这是叛逆期孩子的特征之一,再加上家庭对他们的约束,可能出了点小的偏差,主客观因素都有。最后这12个孩子锒铛入狱,分别需要承担相应的刑法,得到了法律的处理,我们觉得也是比较可惜的。

  主持人:这样的案件完全是可以避免的。接下来还要问问王检,你们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的家庭因素上有没有相应的措施?给我们介绍一下徐汇区人民检察院是怎么做的?

  王利民:我们针对增强家庭的责任感和孩子的参与度,设计了两个措施,一是转变学生为主要宣传对象的模式,而是把普法的对象扩大到家长,我们建立定期家长培训的机制。

  主持人:这应该是标本兼治的方法,犯罪体现在这些未成年人身上,这只是标,要针对家庭的解决问题。

  王利民:我们的法制辅导员参加家长的活动日,解答家长在青少年教育方面的一些疑惑,我们觉得这个工作也是比较有意义的。

  主持人:还看到一位网友说“能不能请您介绍一下亲情驿站的工作,您是怎么让学校共同参与进来的?”

  王利民:亲情驿站是我们徐汇独创的一个有意义的活动,具体的目的是以改善和孩子关系的活动。已经连续开展了3年,活动分为家长组和青少年组,两个组平行推进。通过反思自我,有效帮助家长和子女相互沟通。比如去年有两名台湾籍的学生抢劫被捕,检察官发现这两名孩子并不缺钱。可能是亲情的缺失,这两个孩子跟父母要钱基本都能得到满足,他们成天不好好学习,泡网吧,到酒吧喝酒,我们觉得他是处于精神比较空虚的一个状态,所以在亲情驿站的活动当中,我们把他们忙于生意的父母请来了,通过组织有关的活动,比如说让孩子抱抱父母,让父母亲亲孩子,使这个父母进一步了解这些孩子在想什么,也使孩子通过这样的活动感受到家庭的温暖,父母亲的关爱。经过一系列的努力,最后这两个孩子考上了东华大学。

  主持人:还有网友提问说“能不能请您为大家介绍一下徐汇区未成年人热线?”这是热线电话还是工作的方式?

  王利民:我们的法制辅导员到学校以后,为了使学生在遇到难题的时候能求助有门,我们派出了法制辅导员,他们平时在法律上有问题需要提问的话,我们专门设置了徐汇区未成年人维权热线。通过每年暑期活动的指南,让我们徐汇区7万多能学生都能知道这个热线,我们派专人接听,到现在已经有许多次解答的活动,深受学生和家长的欢迎。


    主持人:我特别想知道这些法制辅导员来自什么地方?是你们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还是检察官?

  王利民:为了使中职技校生能够有效地预防犯罪,从去年开始我们通过徐汇区的综合治理部门,把我们的教育部门、未成年人保护办公室、团区委、区司法局等相关召集起来,同时我们请区综治办牵这个头,我们组织了联席会议。同时我们把辖区范围内的校长一起请来,我们大家一起,学习中央和上级有关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指示精神,大家统一思想、达成共识,最后与会的方方面面的部门和我们的中职技校的校领导都形成了一个共识,我们有必要把14家部门形成一个联席会议,每季度开一次会议。今年初会议确定了2012年联席会议所要付诸于行动的项目,其中有一个项目,我们称之为由徐汇区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的检察官分别担任我们14家中职技校的法制辅导员。

  主持人:我听说我们徐汇区还有一个青少年法制教育基地,还有一个少年模拟法庭的特色活动,听上去跟学生的距离走的蛮近的,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两个特色的活动?

  王利民:青少年法制基地,是我院党组提出来的建议,我们的一楼大厅通过26块大型的电子屏幕组成一个展览,通过一系列的组织方式,选取了有关的内容,建立了动态的徐汇区青少年法制宣传基地。基地采用电子展板、视频播放、触摸屏三种方式,普及法律知识,开展以案例为警示内容的法制教育。同时我们在这个展览会当中增加了对于青少年自我保护意识法律知识的测试等内容,增强青少年法制教育的生动性,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少年模拟法庭是我们跟东方网、SMG联合搞的一项活动,我们利用网络新媒体开展少年法庭网上行活动,我们选取了校园经常发生的案例,我们制作了小品,叫《一时冲动千古恨》。14所中职技校的学生自编自演,并发布到网上去了,采用了主会场远程指导,社区通过网络连接起来,有几个社区的家庭同步参与的方式来扩大我们的教育面。少年模拟法庭有关的实况录像在中国未网得到了展播。

  主持人:刚才通过您的介绍,我们知道了徐汇区未检科确实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对已经犯罪的孩子你们做了哪些工作?

  王利民: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始终把教育、感化未成年人的方针落到实处,我们积极落实法律援助,深化刑事和解,最大限度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二是不断改进办案方式,努力做好与未成年人身心特点相匹配的工作。2012年以来,我们就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开展调查96次,邀请成年人100多人参与刑事诉讼的工作。我们组织了有关的谈心,我们引入沙盘游戏等设备分析未成年人的心理趋向,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引导工作。

  主持人:另外我想问一下犯了罪的学生是不是都会送到看守所呢?

  王利民:我们是能不诉的坚决不诉,少捕少诉,尽可能向人民法院的少年庭提出量刑建议,建议判处缓刑。我们在执法办案的工作中努力挽救孩子,我们有一个加强管理的基地,我们通过基地组织帮教老师,检察官参与其中,照顾他们生活,注重感化他们,落实有关的帮教措施,从而达到少捕少诉的目的。我们注重案件处理的效果,努力做好失足未成年人不起诉工作,明年1月1号新的《刑诉法》实施了,其中有关于启动了考验期为6个月的监督考察期的规定。也就是说在考察期间表现良好的,我们检察官将提请领导审批,做相对不起诉处理。也就是说定罪不起诉处理,不移送到法院去。

  主持人:刚才听了您的介绍,有三个词印象特别深,分别是“教育、感化和挽救。我看到网上有位网友说的“小孩子犯罪就进看守所,到里面转一圈,出来会更坏。”您怎么看?

  王利民:我基本同意这样的说法,所以现在和徐汇公安分局也不断地联系和沟通,我们希望公安和检察机关两家能够在案件侦查阶段,通过社会观护、帮教的方式,使他们真心地悔罪,最后不进看守所,在社会上一样能够真心悔过,最后能够在受到一定的处罚之后,不再重新犯罪。

  主持人:其实我自己也是这么觉得,对于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来说,如何给他一个把这些错误改正的地方比较好。如果直接投到看守所里面,对他的悔罪也不是非常好。可以送到感化基地里面去相对来说更加适合他们改正错误。还有一个问题,网友说“孩子犯了错,要全社会共同伸出援手,面对这些犯罪的孩子,他会被学校开除吗?”我想这也是家长比较担心的问题,现在可能书都没得读了,王检您怎么看?

  王利民:这也是我们关注的问题,孩子犯了错,全社会都要伸出援手,大家拉一把,这样才能让孩子接受应有的处罚之后,重新开始生活。为此我们落实了几项措施,第一落实校检联合,对犯罪情况比较轻,开展检校联合,也就是说老师也尽点责任。比如说中专生张某犯了错,我们对张某制作了帮教工作纪律表,对他进行实时监督、评价。二是针对新《刑诉法》颁布,保证学生就学的权利。比如一个南京籍的孩子犯了错,开展未成年人犯罪记录有条件封存工作,主动和这个孩子的学校联系,及时阻止了这个学校打算开除这个孩子的打算。


    主持人:对于这些犯了错的孩子,经过了一定的惩罚和教育之后,最终的目的还是让这些孩子能够回归到社会的正轨。王检,想问问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王利民:我们充分履行办案职责,先后我们向中职技校和有关的职能部门发出了检察建议有二十几份,我指的是近年来。检察建议是要求有关的学校、部门,能够尽到自己的义务,同时主管部门尽职,这样使这些孩子能够重新做人。

  主持人:我看到有位网友提的问题很有代表性,他说“现在的学生不得了,他们接触的信息渠道太多,不像以前有电视、报纸,现在还有网络。”您对这个怎么看?现在互联网对孩子发展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王利民:互联网对于成年人的影响也是很大,何况是对孩子,所以我觉得家长要做适度的引导,把孩子完全封闭起来将来要落伍的。光是一味的放纵,我个人觉得也不可取。因为从我们办理的案件来看,很多的孩子沉迷游戏机,不思进取,最后导致交友不慎,也是屡见不鲜的。

  主持人:您觉得什么样的法制宣传形式更加容易让未成年人接受?因为现在很多的法制宣传还是针对成年人比较多,类似于社区里面经常看到,检察院都有自己的展览室。现在学生阅读习惯很快,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您认为什么样的法制宣传形式有效?

  王利民:第一还是要通过正面的主课堂教育,强化法律意识的培育,使他们从小养成遵纪守法的习惯。也就是通常意义上所讲的正面的说教,我认为必不可少。第二个方面我认为我们要想方设法开动脑筋,使我们的未成年人能够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来自我教育。

  主持人:不要生搬硬套的教育?

  王利民:我们今年的联席会有关的项目也是这样考虑的,尽可能采取寓教于乐的方式,包括少年法庭网上行,让更多的孩子能够参与、观看也是蛮有意义,蛮快乐的。第二个我们通过生动的青少年犯罪的案例做成的展板深入到有关的学校,也是非常受欢迎。第三个我们把成年人与未成年人共同犯罪案件的审判尝试引入到学校,叫“真法庭进校园”,就是把法庭开进校园,让孩子通过非常直观的审判活动,使他们受到震撼、教育,从中也受到启发和启迪。

  主持人:我们今天聊的问题很多了,最后还是要请教您,徐汇区检察院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成绩,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尤其是在预防中职技校学生的犯罪方面有没有什么打算?

  王利民:在建设中职技校犯罪预控体系当中,民航上海中等学校和上海工业技术学校作为中职技校的两个基地,下一步我们将开展近五年学生违纪违法情况专题分析,查找学生犯罪教育和管理中的主要问题,针对反映问题,检察机关与学校共同制定“犯罪预防实施项目”并组织相关部门对以上措施和方法进行全面评估。评估之后我们召开经验现场会,推广经验,通过典型引路,对面上的学校加强管理有一个推动。同时我们将联系有关的法院,在示范基地开展“真法庭进校园”活动,选取可以公开审理的成年人和未成年人犯罪案例,将真实的法庭开进校园,使他们受教育。另外我们会同区综治办,对一年来在校学生犯罪预控体系开展一个自我评估,看看是不是改善了学生的精神状态?是不是改善了师生的关系?是不是有效预防了学生的犯罪?通过评估我们也想发现有关的问题,做有关的总结,对一些效果不明显的措施,我们力求予以改进,效果明显的能够通过制度加以长期坚持的,我们也要落实,建章立制。

  主持人:今天请到王检讲了很多有关未成年人犯罪方面的话题,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的节目就到这里,欢迎您的下次收看。

  王利民:谢谢各位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