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未检科主办检察官夏正枫谈“'知心妈妈'帮助迷途孩子重扬人生风帆”

2017/4/6 13:26:50    来源:东方网       选稿:梅雅莉

  【主持人的话】

  她家里只有一个女儿,社会上却有上百个孩子喊她“知心妈妈”;15年来,她办理各类未成年人案件千余件2000多人,无一差错;她依法严惩未成年人犯罪的幕后“黑手”,成功立案监督8件28人,追捕、追诉共计50余人;她以女性特有的柔情与爱心,教育感化挽救失足青少年,为浪子回头、健康成长倾注心血,先后对45名涉案未成年人开展特殊帮教,她就是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未检科主办检察官夏正枫。在日前揭晓的第四届上海市“平安英雄”评选中,夏正枫从57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获评第四届上海市十大“平安英雄”。

  2013年3月20日(周三)14:30,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主办检察官夏正枫将做客东方网,围绕“‘知心妈妈’帮助迷途孩子重扬人生风帆”话题,结合她自身办理的案例,分享从事未检工作中的所思、所得、所感,介绍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的职能、性质,以及上海未检工作二十余年探索实践的成效,并与网友在线交流。

   视频回放

  【嘉宾介绍】

  image

  夏正枫,女,现任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主办检察官,从事未检工作15年,先后获得“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第四届上海市“平安英雄”、上海市“三八红旗手”、区“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文字实录】

  [主持人]:各位东方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东方网在线直播视频节目检察官在线节目。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主办检察官夏正枫。您好,欢迎您做客我们的节目。

  [夏正枫]:您好,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

  [主持人]: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您,翻开您的简历有一种敬意油然而生的感觉,您获得这份荣誉的时候,心情是怎么样的?

  [夏正枫]:我当时确实是非常紧张和激动,人生第一次站在这么大的舞台,又是以获奖的身份,来接受这份殊荣,感到非常紧张,当时感觉自己心也要跳出来了。但同时也非常激动,作为一名未检人,能获得这样一份殊荣,我觉得,是宝山这个美好的环境锻炼了我,是检察院这个精神家园培养了我,是上海未检事业的蓬勃发展成就了我,带给我耐心、爱心和恒心。让我内心平静和满足,精神激励和升华。我能获得这份殊荣,充分说明我们社会对青少年的关爱,对下一代的殷殷期望,我获得这份殊荣不是我个人的,同时代表了宝山检察院,代表每一个未检人。

  [主持人]:我觉得除了您所说到的紧张和激动,不仅仅是因为第一次站在非常大的舞台上,更意味着你在接受这份肯定的时候,同时也要接受大家今后对您工作更为严格的要求,这是一份荣誉,也是鞭策和压力。很多网友可能对未检科具体的工作不是特别了解,请您介绍一下未检科主要的内容是什么?

  [夏正枫]:我们未成年刑事检察科,主要从事的是未成年犯罪刑事检察工作。也就是案件中,只要有不满十八周岁未成年人参与的刑事犯罪案件批捕、起诉、参与公诉,都由我们未检科来履行相应职能。我们实行的是“捕、诉、监、防”一体化的工作机制。捕,就是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对未成年犯罪的案件是否批准逮捕,同时开展侦查监督和立案监督,重点是对指使、教唆未成年人犯罪背后的成年黑手进行追捕和立案监督。诉,就是对公安机关已经侦查完毕的案件进行审查,决定是否向法院提起公诉并出庭支持公诉。监,主要是对关押在看守所的未成年嫌疑人的合法权益进行保障监督。防,进行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开展综合治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这在一系列工作当中,对未成年人体现了以惩罚为辅教育为主的原则,以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开展工作。同时注重打击在未成年人背后的成年人黑手,我们是作为一个重点立案监督的对象。

  [主持人]:您刚才说依法办理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案件是您的主要工作。而其中,打击未成年人犯罪背后的成年“黑手”,又是你们办案中的重点,我想网友们一定很想知道,这方面,您有什么印象比较深刻的精彩的大案、难案,能不能说一个给我们听听?

  [夏正枫]:我在未检十多年来,办理过一些精彩的案件。我举一个近几年办理的案件,是在我们和公安机关工作责任制当中发现的一个线索。这是一个未成年人报案的线索,马上引起了我的警觉,当时这个报案的线索非常简单,公关机关告诉我们,因为这是一个寻衅滋事的案件,公安机关叫被害人去进行了伤势鉴定,鉴定下来是非常轻微的,所以没有立案。但我发现,这个案件有可能牵涉到聚众斗殴的行为,我们进一步的取证,确实发现这是一个团伙的聚众案件,而且是有成年人在背后指使未成年人斗殴的案件,公安机关按照程序进行了立案,最终到案的一共是十个人,其中三个嫌疑人都判处了三年以上的刑罚。这个案件当年被上海市未检处评为精品案件。

  [主持人]:我这儿还有一份资料,说您15年来,共立案监督8件28人,其中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3人;追捕、追诉共计50余人,其中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以上的有8人。您觉得您在这项工作中取得那么好的成绩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您有什么办案心得可以分享?

  [夏正枫]:作为一名办理刑事检察案件的检察官,在审查公安机关移送审查的案件时,我的做法是。1、是要严查细审,不放过每一个证据;2、对证据之间的关联性、合理性和合法性进行缜密分析和评判。3、对案件中反映处的任何蛛丝马迹不予以放过,往往看似案件中一条很轻微的线索,也可能这条线索就是大案要案的口子。4、注重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和教育,将其保护贯穿在刑事诉讼的始终。这是在办案中我的体会。第二,内心一定要秉承对法律的敬畏,对人民的敬畏,特别是办理未成年人案件的,内心一定要有悲悯之心。同时我工作在温暖的科室里面,相互之间真诚的帮助也使我能更好地投入工作。

  [主持人]:检察工作对于未成年人环节来说,更多体现的除了法律的公正之外,还有一种温情和关爱在里面,对于未成年人着重体现感化、帮助、挽救,您在这么多年的工作当中,有没有一些感动的瞬间?

  [夏正枫]:有,我时时被案件所感动我们办理的很多案件当中的过程让我们时时感动着。,感动的案件很多很多,我主要介绍一个小和尚诈骗的案件。这个案件很简单,就是一个不满18周岁的孩子冒充和尚实施诈骗,数据不算很大,量刑在一年以下有期徒刑。但这个少年犯的家庭有它的特殊性。这个孩子,小和尚他虽然是上海人,但又是一个流浪儿童。他在10岁的时候,他父母离异了,当时这个孩子判给爸爸的,妈妈不知去向了,爸爸没有很好的抚养他,火车站、桥洞成了他临时的家,成了一个流浪儿。到了15、16岁的时候,他父亲准备再婚了,再婚的时候,总觉得这个儿子是一个包袱,就把他送到了九华山当和尚。因为他不习惯寺庙的清规戒律,他逃了出来。为了生存,就冒充小和尚诈骗。这个案子拿到我手里,按照一般的做法我们可以提起公诉,审判结束,但我想,如果他的家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他可能回归社会以后,有可能还会去犯罪,这个根源起是没有解决掉。我和我科室的同事们就一起为他找家。期间,我们也到他的生父那里去交谈,实际上他已经再婚了,现在妻子带了两个儿子,家里就十几个平方米,再容纳这个孩子的话,一个是情感方面很难容纳,一个是家庭现实居住的环境很难容纳,这个父亲也不愿意让这个孩子住回来。我们和这个孩子交谈的时候,这个孩子告诉我,他上海有一个姨妈,这个姨妈对他关心还是比较多的,我就想是不是让他这个姨妈把他收留下来,于是我们一次一次上他的姨妈家里去。他姨妈也是再婚的,第一次去的时候,他姨妈说不可能的,因为姨夫这里不太可能接突然出现的一个这么大的孩子。第二次我们去的时候,把这个孩子有可能重新犯罪的情况跟她说了,但她当时还是没有答应。眼看这个孩子要马上放出来了,没有地方接纳他的话,又成了一个流浪汉了。我们第三次又到了他姨妈家,请求姨夫能够包容这个孩子,在我们的努力下,姨妈姨夫终于答了。我和他姨夫姨妈接触过程中,我觉得他们不是真正接纳他,我就把电话留给了这个孩子,让他有事找我们。。实际上他回到他姨妈家以后,三四个月以后我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我的姨夫又要把我送到宁波一个小寺庙去当和尚。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我赶到他的姨妈家,那时候我们想到了他妈妈,我觉得必须找到他的亲生母亲。找到他妈妈以后,我们的心真的放下来了,实际上这个妈妈也是再婚家庭,但没有孩子,就领养了一个女孩,双方都没有自己的孩子。所以她愿意接纳这个孩子。所以当这个孩子回到自己亲生母亲那里的时候,他妈妈也很感动,他也很开心,我们也很感动,觉得他有了一个归宿地。这个案子结束以后,我们倒是真的从内心来说放下了,但他的妈妈包括他本人,已经把我们未检科当成了他们的娘家。所以他们搬家也好,自己上户口也好,只要有困难,就会打电话过来,我们只要能够帮忙的话,我们会尽全力帮忙。所以现在这个小孩也很稳定,也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通过这个案件所体现出来的母子之间的感情,包括这个孩子从10岁开始流浪到后面有了家庭的景象都让我感动。

  [主持人]:其实从检察官的角度来说,单纯处理这个案件是非常简单的,但后续的帮助工作耗费了我们的很多的精力,这是一种情分。正是因为把情分当做我们工作的本份,才赢得了更多的尊重。很多孩子都叫你“知心妈妈”,你是怎么做到的?

  [夏正枫]:我们未检科对象就是未成年人。我在办案当中,我会用母亲的心怀跟他们接触。比如说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我会放下自己的身子,因为我觉得这些孩子的行为是可恶的,但他们的本体来说还是应该得到我们的同情,所以我会用包容之去包容他们。在和他们接触过程当中,我会倾听他们的想法,他们的一些诉说,也会了解他们内心深处的一些要求,包括他们和父母之间的情况,包括他们平时的一些爱好。我尽量用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跟他们交谈。第一次碰到我,他们都比较害怕的,随着接触的次数多了以后,他们也感受到我的一份温暖,他们觉得向我倾诉很开心,也很轻松,慢慢慢慢的,他们也把我当做一个可以交谈和信赖的人。所以一个案子结束以后,他们都能够接受我,能够敞开心怀,有些对自己父母不愿意说的事,也会告诉我。当然我也会帮助孩子和父母架起沟通的桥梁,慢慢的话,应该说也得到了一些回报,所以我也非常开心,他们能够向我倾诉他们内心的东西。

  [主持人]:我知道除了这些孩子,可能更多的失足孩子的家长更是把你当成知心人了。最近有两个单亲家庭在你的帮助之下,恢复了非常融洽的氛围,能不能跟我们讲一下。

  [夏正枫]:这个案子中,我最震撼的是这小孩的年龄,因为他是98年生的,刚刚14周岁。这个案子拿到我手里,按照一般的诉讼程序惩罚的话,对他今后的影响很大的。我接触了他家庭之后了解到,孩子爸爸在他10岁的时候去世了,突然变成一个单亲家庭的时候,母亲不知道怎么转化自己的心情,慢慢慢慢的跟孩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所以当孩子远离这个家庭的时候,当孩子突然犯罪的时候,妈妈一下子觉得天塌下来了。这两个孩子和这两个妈妈,没有及时的和孩子疏通以及转化角色。那时候其中一个孩子的妈妈跟我说,这个孩子原来是非常开朗的,爸爸去世以后把自己封闭起来了,除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和妈妈碰个面,其余的时间把自己关在里面,而且吃饭也在自己的小房间。妈妈把饭送到房间里,他在房间里吃,妈妈在外面吃,妈妈去上班了,儿子还在睡觉,妈妈回来了,儿子还在睡觉。所以他妈妈非常痛苦。另外一个孩子,他妈妈就跟我说了,我无法跟我儿子沟通,我只要说一句话,他儿子就暴跳如雷,他说我们的事情你不懂的。所以妈妈也是非常无奈的,是非常痛苦的,所以她们希望我给他们一些帮助。我首先分析了一下他们家庭的情况,也了解了孩子父母不容易的事情,我就做孩子和大人之间的传话筒,告诉孩子,妈妈怎么样,为了你又做了什么,孩子就理解了,原来妈妈忽视我,是因为要养我。然后我又教妈妈如何跟孩子沟通,你要知道14岁的孩子在想什么,他的朋友圈子在那里,怎么引导他。这两个孩子和母亲的变化非常非常的大,其中一个孩子,我定了一个很细的规矩,吃饭一块吃,每天要和妈妈谈半小时,第三吃好饭的碗你洗,第四要扫地,第五要把学校里的事情汇报。这个孩子都按照我说的做了,他妈妈看到我就很感动,说原来我儿子和我是陌生人,现在变成了亲人。另外一个孩子的妈妈,有时候会主动的跟孩子沟通,让儿子知道你要保护我。。通过这个案件以后,我感觉,虽然做了这么一点点,但回馈给我的,真的是很多很多的东西。

  [主持人]:只有当我们真的将心比心的时候,我们才能收到如此的反馈。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又一个的案例和让人觉得温暖的反馈,才能达到今天的效果。上海应该是一个人口导入型的城市,有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员来到了上海,有很多外来人口的未成年人在上海,对于外来未成年人的帮教有什么措施吗?

  [夏正枫]:面对三无犯罪未成年人的观护,对我们也一直是个难题,我们一直也在积极的探索。我们也曾用异地帮教的方法,先后对几名犯罪未成年人进行异地帮教,联系嫌疑人当地检察院,沟通进行观护帮教,取得了一些成果。当然了,我们还探索了其它的很多方法和途径,这些途径也是在慢慢的延伸,延伸到更多的孩子,更多的家庭,让这些孩子有更多关的基地,让他们重新出发。

  [主持人]:探索性的工作具体包括哪些内容?

  [夏正枫]:我们实际上从多年之前就开始了,原来是我们联合了共青团,联合了街镇、妇联等等社会的企业包括一些爱心的私营企业的业主,在宝山地区的12个街镇成立了12个青少年观护基地,还在两个中学成立了观护基地,让这些失足的孩子有一个帮教的场所。因为像外来民工的孩子,他们往往没有工作,没有学业,家长们忙于生计,有可能他们接触的环境不是很好。我们根据不同的对象送到不同的爱心帮教基地,学文化,学道德,学技能,应该说也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我们去年曾送到绿化局下属公司的一个孩子,他是犯抢劫罪,也是一个民二代的孩子。他表现特别好,被这个公司正式录用了,成为了一个正式的员工,我们也感到非常高兴,他的父母亲还送来了锦旗。他们基地的老师不停的教他学技机能,还教他怎么做人,怎么和人家打交道,怎么和父母相处。所以通过这些社会爱心的人士和企业,对未成年人进行了一个很好的帮助。

  [主持人]:除了对这些失足的孩子来说,应该说你们对未成年人的被害人也是十分关注的,有没有这方面的案例?

  [夏正枫]:有的,未成年人被害人是我们保护的重点。前面我们一直在谈未成年人嫌疑人,实际上在案件当中我们对未成年人被害人加以很多的保护。我曾经办理过一个案件,公安机关移送上来以后,把这个被害人特殊情况告诉了我们,因为这是一个精神病人,证据是很清楚。因为那时候比较早,这个女孩子放在收容所。当公安机关告诉我这个,我是去收容所看这个女孩子的,给我的第一感觉这个女孩子很可怜,她的头发非常的零乱,头发上乱七八糟加了很多夹子,而且一会儿唱歌,一会儿跳舞。在这个案件当中,我们和公安机关谈了这个女孩子将来去向的问题。我们把这个孩子的状况上报到政法委,然后也提出我们的意见,是不是让她接受治疗,政法委非常支持,和精神卫生中心进行了协调,精神卫生中心免费接纳了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在精神病院将近10个月的我们未检科的人员都会去看她,随着治疗的进展,慢慢的神志也清醒起来,因为我们去得多,她把我们当成了她的亲人,慢慢聊的多起来了,有一天谈到老家是在安徽,在安徽哪个学校上学,让我们觉得有希望了,迫不及待的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正好是她的姐夫,她父亲马上就来了,一下子哭出来了,说我的女儿还活着,我们的心情也是非常非常的激动,告诉她,你女儿现在在上海,她现在在治疗,你们不要着急,哪一天有空来。电话挂了以后,第二天他们7点就到了我们检察院门口,然后我们和他父母交谈了解情况,这个女孩因为第一次谈恋爱,爸爸觉得不太满意,就这一次诱发了精神病,实际上已经看了很多时候。刚刚看好没多久,突然间这个女儿失踪了,已经失踪了一年多,而且这个女儿是父母最宝贝的女儿的,都以为她死了,突然发现她活着,内心说不出的感动,然后我们把他们带到精神病院,这时候这个女孩看到爸爸妈妈,一下子扑上去的时候,我们真的被他们感染了。

  [主持人]:这不仅是在挽救一个人,更是在挽救一个家庭。在保护未成年被害人方面,这几年检察机关有什么举措出台?

  [夏正枫]:上海市检察机关近年的被害人刑事救助这个工作,我们未检科把这个理念融入到我们工作当中,给这些被害人也好,嫌疑人的未成年人家庭有一些救助。像有一个案件,两个家庭都是很困难的家庭,嫌疑人的父亲是一个残疾人,妈妈是外来妹,月收入只有1450块。而被害人有一个哥哥是弱智,爸爸是开出租车的,妈妈是农民。要是按照一般的诉讼程序处理的话,有可能被害人拿不到后来的救助款。嫌疑人处罚的话,可能家庭的希望都落空了。我们将司法双向保护融入到这个工作中,我们院也拿出了救助金及时送给被害人家庭。同时我们也开展了相关的工作。通过我一些工作和同事共同的走访,还进行了调解,被害人通过司法调解也及时拿到了后面的赔偿款。双方家庭刚开始的时候,是非常对立的。在我们工作当中,双方握手言和,所以两个家庭都非常感谢我们检察院,给他们家庭点燃了新的希望。

  [主持人]:其实我还在想,虽然我们有很多方式,通过感化帮助,帮助这些未成年失足少年。那么我们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方面,有什么样的工作?

  [夏正枫]: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刚才讲到预防有特殊预防和一般预防。一般预防就是防范于未然的工作。我们开展了多种形式的法制教育活动。这两年我们搞了一个冬日阳光送温暖活动,关爱微行动活动。通过模拟法庭的形式,上法制课的形式,还有亲子活动,通过形式多样的法制宣传活动,让他们在活动当中接受一些法制的理念,提高自己法制的观念,提高自我保护和防范犯罪的一些知识。

  [主持人]:您对接下来的工作有什么计划和打算吗?

  [夏正枫]:上海未检工作是全国的创始者。我们上海市检察院未检队伍成立二十五年来,在市院未检处的领导下,在未成年人刑事检察这块处女地上不停的探索、耕耘、创新,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开拓了一片新天地,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关心未检工作。我们上海很多自己探索的未检工作理念和方法,现在已经被纳入了新刑法、新刑诉法,作为正式的法律法规出台,我作为上海未检人对此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但与此同时,作为这个光荣集体的一员,我也深切感受到了身上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未检工作是一个远大的事业,需要我们不停的加以关心、支持和参与。作为未检人,我会将自己的荣誉作为契机,在未检岗位上,更多地去探索挽救、教育犯罪孩子的方法和途径,用爱和温暖去关心这些特殊的孩子,一如既往地做好未检工作,也希望社会各界和爱心人士更多关心失足未成年人,参与到关爱未成年人这项十分有意义的社会工作中来,我相信,有了你们的参与,我们孩子的成长会更加健康、顺畅和美好,我们的家庭也会更加安康幸福,社会更加安定团结。谢谢。

  [主持人]:我们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您来做客我们的节目,我们也特别的希望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能够引起社会各方面的更多的关注,让我们更多的为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创造一片洁净的净土,在节目的最后,感谢您的光临,也要感谢东方网的网友关注。我们下期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