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话责任担当 上海交大医学院举行特殊思政课

2018/5/3 14:18:21    来源:文汇报    作者:唐闻佳    选稿:王雅雅

  

  昨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一堂特殊思政课上,“上海老爹”陈尔真(右)回忆与北川坚强女孩的特殊父女情。叶佳琪摄

  “我们不能撤,撤了这里就成了医疗空白点。”当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许洁回忆在汶川大地震灾区被困30天的往事时,很容易让医者忆起那段医学誓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今年5月12日将是汶川大地震十周年。昨天,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们上了一堂特殊的思政课,曾参与这场地震救援的医务人员回到校园,回顾这段惊心动魄的岁月,更与年轻医学生探讨:你要当一个怎样的医生?

  特殊医患情:北川坚强女孩与“上海老爹”

  2008年5月12日,大地震袭击四川汶川县及其周边许多地区。几乎在第一时间,各地集结了大量医务人员赶赴灾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重症医学专家陈尔真是其中之一,他是最早奔赴四川救援的上海医生之一,被安排在华西医院。当时,最重的伤员、全国的重症医学专家都集中在那里。

  “我分管的病人中有一个女孩名叫秀秀,是在汶川地震发生十多个小时后救出来的,在野战医院截肢,由于术后发生了并发症,被转移到了华西。”陈尔真说起这段往事,如昨日般清晰。

  这是他印象很深的一个病人,原因之一是她病情很糟。转到华西后,秀秀经历着严重感染,面临再次截肢的可能。

  保命,还是保腿?这个问题捶打着陈尔真的内心。“她只有15岁,比我的女儿才小1岁,如果再度截肢,即便我们把她救活了,她将来怎么办?”陈尔真与同事日日夜夜讨论,不断调整女孩的治疗方案,希望能够不要再截肢。

  尽管当时秀秀气管插管了,大部分时候意识也不清醒,可她记住了这个上海医生,管他叫“上海老爹”。这是一段特殊病区里的特殊父女情。

  但病魔无情,最终秀秀经历了二次手术,高位截肢。再次敲击陈尔真内心的是这个北川女孩的坚强,“给她换药,创面真的很难处理,她肯定很痛,我说打点麻药吧,她不同意,说你给我拿块毛巾,让我咬在嘴里。因为,她说麻药打多了,脑子会笨的,自己以后还要读书。”

  “我们不能撤,撤了这里就是医疗空白点”

  地震震出了特殊的医患感情,也震出了前所未有的斗志与激情。仁济医院胆胰外科主任王坚教授也是最早入川救援的上海医生之一,2008年5月13日参加完学术会议刚刚自西班牙回来的他,接到命令就马不停蹄地奔往四川。

  “老实说,我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带着小时候1976年听大人讲唐山地震的那种恐惧感,我带着十几名队员去了成都。”王坚说,入川三周,收获人生中最宝贵的经验。

  这,不仅因为地震让他们经历了“不合眼的抢救”———入川第一天就做了十几台手术,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钟,天亮了,不休息,继续手术,救命;更因为,这场地震也震颤着他们的内心,让他们去思考为医的初心。

  “与尔真一样,我们遇到很多伤员,两只手和两只腿都没有,这种伤员未来的人生是很痛苦的。我们当时提出‘科学救治’,不仅仅是保命,还要尽可能保障伤员灾后的生活质量,让他们尽快重归社会,这是我们考虑得更多的问题。”王坚告诉在座医学生:很多时候,前线手术截肢是最有效的,不截肢却是风险最大的,因为病人将面临很多并发症;但也因为这场地震,面对这些活生生的生命时,身为医生,宁愿和团队把风险担在自己的身上,也不愿病人再受痛苦。“多一个支点,让他们有更多活下去的勇气,这才是我们要做的。”王坚说。

  同样将这场地震视为人生财富的还有许洁。2008年的5月,她是被空投到重灾区第一线耿达的医生,而这部直升机就在送完他们一行医务人员后,在返程时坠毁,机上无人生还。

  “我们当天下午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这才知道当地的气候条件多么恶劣、复杂。”许洁回忆,但当时根本没法想太多,做好暂时没有直升机来接、无法撤离的准备,全身心投入救援。

  就这样,他们在耿达被困30天,远超普通救灾原则的“理论上两周”。“我们可以硬撤,沿着毁掉的公路撤出来……但我们不能撤,撤了这里就成了医疗空白点。我们代表的是上海医生,不能走。”许洁说,当时也有心理压力,余震不断,也不知后方救援的直升机什么时候再来,但内心就是有一股劲在支撑着:这就是医生的责任。她说,这就是医生这份职业赋予自己的特殊力量与使命。

  四川籍医学生:我就要成为这样的医生!

  许洁还回忆起让她特别感动的细节,当时在灾区问小朋友将来想干什么,有孩子说要当医生,有的孩子说要当解放军……这些都是救过他们的人。

  “小时候你救了我,将来我要成为你!”这句话,在如今的上海交大医学院真的成为现实。聆听这堂特殊思政课的学生里,有不少四川籍的学生。

  “十年前的我,在家乡亲历汶川大地震,没有想到十年后的今天,身为医学生,我和当年给灾区带来生与希望的白衣战士共同回顾汶川情义。今天的分享让我加深了对医者使命的认识,我要成为良医,回馈社会。”上海交大医学院2017级内科学研究生梁丹丹说。

  2017级临床医学五年制学生赖经纬说,这堂课对四川学生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作为灾难的亲历者,从这一个个鲜活的救援故事中,我更加深刻认识到医者所肩负的仁爱、坚毅、责任和奉献。”

  学生们说,汶川地震时,他们都还年幼,这堂课让他们感受到人间大爱,前辈们身披医者白袍,突破人类“趋利避害”本能,迎难而上,让他们体会到这才是当医生真正的荣光与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