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托育迎来"最萌新生"

2018/9/6 10:19:37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林颖颖    选稿:蒋昕婕

  

  

  闵行爱博果果幼儿园“芽芽班”小朋友玩得不亦乐乎 图片/任国强

  “我们当年的托儿所在弄堂里,环境没这么好,活动也没有这么多,老师也没这么专业!”开学了,生于1988年的上海市民黄女士,对儿子所在托班的软硬件,直呼“羡慕”。新学期,上海开出一批含托班的幼儿园。数据显示,全市今年9月新开办幼儿园53所,可扩充幼儿园办学规模722个班级,为部分幼儿园探索托幼一体化的办园方式,创造了可能。

  与此同时,一批市场化托育新机构也陆续亮相,截至记者5日发稿,本市已有21家合法登记备案、已发放告知书的托育机构。而40个市政府实事项目新建的社区幼儿托管点正陆续通过检验。更多企事业单位楼宇为自己职工举办的福利性托育,也在酝酿推出。这些举措,让今年9月的开学和往年不一样,更多2-3岁的小小萌宝走进了新政下的新托育。

  2-3岁的萌宝新开学是怎样的情形?开学3天来,老师们是如何为他们减轻分离焦虑的?他们是否吃好睡好,安全防控、监控视频等等是否到位?记者日前进行了实地探访。

  对班级设施进行改造

  洗手、喝水、擦汗、上厕所……这两天,有一批“最小年龄”的“新生”,正在老师的指导下,开始学着“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就是2-3岁的托班宝宝们。

  新学期,普陀区有4所幼儿园开出新托班。位于石泉街道的童星幼儿园,就是其中之一。园长吴丹告诉记者,这个新托班有24名2-3岁的小朋友。(早在开学前,幼儿园就通过对口的居委会,进行招生宣传,有需求的家长纷纷前来报名。)

  为了迎接这些“新生”的到来,幼儿园对原本位于1楼的1个小班班级进行了“改造”,变成托班孩子的乐园。吴丹说:“主要在玩具设施上,比如多了很多布艺书,积木也全部改为泡沫大块状的,这样即使推倒也不会伤到小朋友。另外,同样一款布娃娃准备八九个甚至更多,因为这个年龄的孩子喜欢同样的东西,这样就能避免争抢。”

  位于闵行区天山西路上的爱博果果幼儿园,今年也开出托班。走过敞亮温馨的门厅,来到位于1楼的托班“芽芽班”门口,记者看到,在一个“娃娃家”的活动区域,两名女萌娃正专注地给洋娃娃洗澡,旁边是一张红色的玩具小床,“园里大孩子的玩具床是木头做的,为托班宝宝则专门定制了软纱布做的玩具床。”园长唐新萍告诉记者。

  2岁9个月的詹一诺小朋友正拿着一辆消防车,认真地“开车”。当记者问他,“来这里开心吗?”第一次走进幼儿园的詹一诺连连点头。

  让詹一诺妈妈潘女士特别感到意外的是,班里有20个孩子,来园第一天,老师叫出了所有孩子的名字,“连孩子的个性、特点都非常清楚,之前肯定做了很多功课。”潘女士说,家里老人身体不好,孩子没人带,一直是个问题,“家附近的幼儿园开托班,真是双职工家庭的福音!”

  闵行区是人口导入大区,近年来,在确保3-6岁入园需求的前提下,积极推进托幼一体化工作,努力增加托班的资源供给。新学年,在65所幼儿园中开设117个托班,可解决2340名2-3岁幼儿的入托需求,比2017学年增加了20个托班,525名入托名额。结合闵行区“十三五”幼儿园建设规划,今明两年将开工建设的11所幼儿园,将增设29个托班班级,能满足580名3岁以下幼儿入园需求。

  稳定孩子情绪是重点

  爱博果果幼儿园“芽芽班”的吴明珠老师带着记者参观托班的活动室。这是一间活动室和午睡室一体的房间,约170平方米,20名小朋友将在这里度过一年的托班生活。吴老师说,开学初,稳定孩子的情绪是重点,“托班的孩子小,一个孩子哭了,其他孩子也会跟着哭起来,这个时候就只能抱着、哄着。”

  “还有一些小朋友,在家里没有午睡的习惯,或者一睡觉就要吃奶、要找妈妈或者奶奶。”园长唐新萍说。刚开学这段时间,有时候午睡时,小朋友一起哭起来,4个老师“不够用”,还会叫大班、中班的老师支援,“一起抱着睡”。

  托班宝宝“分离焦虑”的情况,同样发生在普陀区童星幼儿园。园长吴丹说:“哭闹一般发生在来园和爸爸妈妈分开,以及吃午饭的时候。因为小朋友发现饭菜口味和家里不一样,也会哭起来,所以每次到午饭时间,所有不带班的老师,都会到托班来,每天中午会有八九个老师一起喂饭。”

  市场化托育机构亮相

  幼儿园开设托班,毕竟资源有限,难以满足更多家长的需求。更多市场化的新托育也在今年9月以全新面貌出现。截至记者5日发稿,上海有21家合法登记备案、已发放告知书的托育新机构亮相。

  凯瑞宝贝原本是一家连锁早教机构,托育新政发布后,其位于闵行的园区进行了改造,在今年8月初成为本市首批获得托育告知书的11家新托育机构之一。凯瑞宝贝创始人庄俊表示:“其他园区都在陆续进行改造。按照新规规定,会增设厨房、保育室、隔离室、门卫升级、监控升级。师资方面,我们本身就有相当比例的老师具有教育资质,其他的更多园区服务老师,也会尽快取得专业资质。”

  托班孩子的家长中,有不少是当年也曾上过托班的“80后”、“90后”。

  出生于1988年的黄女士的宝宝在凯瑞宝贝上托班。之前“孩子只吃白色的食物,白米饭或者白馒头,蔬菜、水果、鱼肉都不喜欢。在老师的调教下,现在很多东西都吃了。而且托班的安全和卫生工作也做得比较好,教室里有视频,能连接到家长手机上。”把孩子送进托班后,黄女士感觉轻松了不少,作为职场妈妈,工作也更投入。

  黄女士告诉记者,自己2岁的时候,就在弄堂里开办的托儿所度过了一年的开心时光。“那家托儿所就在我爸妈的单位附近,他们上下班就顺便接送我。但以前的托班没有现在的好,就是打打扑克牌,玩玩弄堂游戏,也没有系统的课程,纯粹是解决父母上班没人带孩子的问题。”

  1989年出生的市民邱女士小时候也上过托儿所。“是我父母单位开办的。管理、师资、教材和现在都不能比。现在每天都有不一样的课程,小朋友每个人都有一本‘成长手册’,老师每天都会在上面写上评语,吃饭、睡觉、情绪怎么样,都有记录。”

  依然坚持“家庭为主”

  在托育新政出台前,周晶是杨浦区五角场政化路社区幼儿托管点的负责人。这个点,是上海2017年政府实事项目20个社区幼儿托管点之一。8月初,她在徐汇申办的另一个社区托育点上海徐汇儿童家园托育园也获得告知书。

  本周,这个托育园迎来65名宝宝。周晶表示,今年9月开出的托班与之前相比,很多方面都有变化。“比如师资上,本来要求育婴员、保育员初级,现在都要求中级。另外,技防也升级了,要求全部高清无死角监控、人脸识别、110联网。食药监也对营养员和管理人员有了明确培训要求。”

  另外,周晶自己也不断地“抠细节”。“门口原来的自动洗手机换成了流动水洗手池,增加了一名内保,厨房和保健室也做了改造。”这种“抠细节”,受到不少家长的欢迎。在师资提升上,托育园内部增设了师资道德培训、在职培训,同时,所有工作人员参加了心理测试。

  今年4月28日,上海出台专门针对0-3岁幼儿托育的“1+2”新政。这也是全国构建的首个托育管理标准、办法和机制。在0-3岁“家庭为主”格局不变的前提下,本市通过“政府引导、家庭为主、多方参与”,建立托幼一体化发展,形成多形式、广参与的托幼服务体系,引导市场多样化的服务。

  在浦东、徐汇、静安、黄浦和闵行5个区先行试点、积累经验的基础上,目前全市各区已全面受理相关托育机构申办,还有“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信息管理平台”(http://age03.edu.sh.cn),为举办者、家长和管理者提供便捷的服务。

  但是,教育规律表明,0-3岁婴幼儿的托育工作,依然要坚持“家庭为主”。上海市学前教育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郭宗莉表示,在0-3岁,家庭亲子关系对孩子健康发育至关重要,“早期的亲子关系是否能良好建立起来,甚至决定了孩子今后能不能很好走进社会。这个阶段的孩子对亲人最为依恋。家庭成员之间情感的交流、随时的关照,正是孩子最需要的。”

  针对家庭养育,目前上海0-3岁孩子的家长可就近接受一年6次的免费指导服务。此外,本市向76万名家长提供了育儿周周看的手机彩信报,每年举行覆盖16个区的育儿加油站现场指导。